兩個人可以為彼此放棄其他所有的風景


如果,那麼,地老天荒,或許就不是一個自欺欺人的謊。只是,你做不到二選一,而我等不到惟愛我的你,那麼,我便放棄,即使忘不了。

等不到,忘不了。

『四』天青色裏,等來了一場雨

我不是惟愛至上的女子,所以我說放棄,便是真的放棄了。

從此不問你的消息,只是安靜的做我自己。幾天後,她約我見面。我本不想赴約,但還是去了。我想:她的美麗,妖嬈是我無法相比的,你選擇她也是應該的。

只是意外地,她告訴我,你們也分手了。你的父親為你定了親事,而你沒有拒絕。

你愛著兩個女子,卻不想負了其中任何一個。我的退出,逼你做出了最後的抉擇。你我她,三個人,終成各。

你的婚宴,我和她都去了。看著你體貼地為妻子擋酒,我明白,你不愛你的妻,卻會對她好好地疼惜。

這段感情,從此便深埋於我們三人的心中,再不見天日。而我只是在等,等我的良人。

我不會對別人提起我和你的過往,那些在夢靨裏浮沉的寂寞荒蕪,一切都交給時間,慢慢淡漠。

我會等待那一場屬於我的愛情華麗地盛開。

天青色裏,一場雨不期而至。誰在等待著誰許一場不離不棄地久天長?誰與誰,不思量,卻又自難忘?

而我,微笑地告訴我自己,沒有你,沒關系。因為,還有他。